王登科藏品

携琴访友

收藏:王登科(电话:13571193422  摄影:杜聿鸿


北朝(公元420-581年)绿釉瓷莲花尊

收藏:王登科  摄影:杜聿鸿

 

北朝(公元420—581年)

贴塑浮雕绿釉瓷仰覆莲花尊

 

王登科

 

尊高51cm,口径16.7cm,底径14.3,侈口,束颈,溜肩,鼓腹,腹下渐收至底,平底无釉,原有盖,已遗。肩饰四个条形系,施翠绿宝釉,釉厚处呈墨绿色,内壁无釉,全身自上而下贴塑和浮雕变形飞天、宝相花、团花、菩提叶、莲瓣等纹饰达十一层之多。胎体厚重,雄宏大气。南北朝时,佛教盛行,表现在陶瓷类艺术品上就是大量使用莲瓣纹饰,其中以出现在王宫贵族墓中,用以安放死者灵魂,超度亡灵的仰覆莲花尊表现尤为突出,把莲瓣艺术发挥到极致。

尊的腹部作为器物装饰的主体部分,由七层上覆下仰的莲瓣浮雕而成。瓣尖向上翘起,瓣脉清晰可见,层层叠压,将莲花高洁、娇艳、丰腴的姿态表现得淋漓尽致,美不胜收。此尊纹饰繁缛,工艺高妙,是装饰艺术的杰作,代表了南北朝时期陶瓷类艺术品制作的最高水平。时至今日,仰覆莲花尊存世极其稀少,弥足珍贵。此尊至目前全国所见不超过五件,其中以本件和1984年出土于河北景县,现藏国家博物馆,1972年出土于南京灵山,现藏江苏南京市博物馆的三件最为出色。20087月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的《中国瓷器定级图典》对出土于河北景县,现藏国家博物馆的那件仰覆莲花尊的评价为:形体高大,气魄雄伟,制作精致,造型优美,装饰纹样华丽精美,釉色青翠晶莹,为北朝青瓷的精品之一,与发达的南方青瓷相比,毫不逊色,为研究北方早期青瓷提供了珍贵的资料,故定为国宝。此件虽然略小于另两件国藏,但在釉色和纹饰上似更胜一筹,更为精美,不失为一件难得一见的古代艺术珍品。


 

观音 清中期 黄杨木雕观音像 

收藏:王登科  摄影:杜聿鸿

 

东方的维纳斯——观音

 

王登科

 

在我的书桌上,摆放着一件清代中期的黄杨木观音雕像。每天的晚饭后,无论多忙,我都要洗手沐面,燃一炷香,静下心来,在古今中外人类文化知识的神圣殿堂里徜徉,使我得到莫大的精神享受。

这件观音雕像五年前来源于当地一个古玩市场,因要价不菲,从看货到请进家门,前后经过三个多月时间。像高47cm,重2705,颜色棕红光润,体态婀娜,品相完好,从感观上先给人以心灵的震撼和美的艺术享受。观音赤足踩立于一宽大的荷叶上,右脚前一荷花盛开,左腿旁一荷苞初绽。足下海浪翻卷,隐约可见几朵松枝。头戴宝冠,冠前有阿弥陀佛像。披天衣,佩璎珞,束罗裙。左手执如意,右手施说法印。如意的缨须和帔帛,衣裙的下摆,皆随海风向一侧拂动,栩栩如生。观音脸庞长圆,眉间生有白毫;头稍前倾,双目作俯视状,意在表现关心尘世疾苦,盼望人间平安祥和的宗教情怀。

世界三大宗教之一的佛教,最早产生于印度,由与我国孔子同时代的释迦牟尼所创立。东汉永平七年(公元64年),汉明帝邀请迦叶摩腾和竺法兰两位印度高僧到京都洛阳授法,带回佛像和经书,在洛阳建造了第一个佛教寺院——白马寺,佛教从此开始在中国传播开来。佛像较为常见的是诸佛、菩萨、罗汉和护法神。其档次最高的是诸佛,其次是菩萨,然后是罗汉和护法神。菩萨是随着佛教的传入而出现的,梵语音译为菩提萨,菩萨是简称,意译为觉有情道心众生,旧时又译作大士开士圣士等。菩萨的职责是上求菩提(觉悟),下化有情之人,帮助佛,用佛教的宗旨和教义解救在苦海中苦苦挣扎的芸芸众生,将他们到极乐世界中去,了却一切烦恼,永远欢乐。菩萨被逐渐汉化之后,信徒们从中选出四位最著名者,组成四大菩萨,即文殊、普贤、观音和地藏,并把们请到中国大陆定居下来,建立了各自的道场,以满足千百万善男信女的最大心愿。

在四大菩萨中,观音菩萨的形象最早是作为西方极乐世界的教主阿弥陀佛的左胁侍而出现的。东晋·僧肇《注维摩诘经》称:世有危难,称名自归,菩萨观其音声,即得解脱也。就是说,在众生受苦受难时,只要称诵其名号,就会到这个声音,立刻前往解救。充分显示出其大慈大悲和神通广大无边。观音菩萨在中国世俗中的名气和影响,几乎超过了一切神祗。在信徒们的心目中,她与民众最亲近,与百姓最知心,她是解危解困救难的救星和高洁的圣母,受到民间最广泛的敬爱与崇拜。

佛教从印度沿着丝绸之路传入中国后,为何在一千九百多年的时间里,能在华夏大地上得到如此广泛而持久的传播,使那么多善男信女如痴如醉地顶礼膜拜,并不全靠佛经的经文和教义,而主要还是靠形象化的东西——佛像。

魏晋时期,佛像的造型还带有浓重的外来特征。真正让佛像穿上汉装的是北魏时期。当时的皇帝孝文帝是位开明之君,推行一系列的汉化政策,并大力提倡佛教,吸取了南朝士丈夫褒衣博带的服饰特征,使云冈石窟新凿的佛像换上了汉装。到北魏晚期,造像艺人们全盘吸收了南朝名士画风的养料,使佛像呈现出秀骨清像的汉化特征。隋代造像又改变了北魏以来清癯瘦削的形象,开始追求雍容华贵的风度。

观音菩萨初来中国时为男身。据佛经记载,他与大势至菩萨原是天竺国(即印度)转轮王的两位王子,见自己的父亲修行了阿弥陀佛,成了西方极乐世界的教主,便发下誓言修行菩萨道。后来,大王子就成了观音菩萨,二王子就成了大势至菩萨。据佛经《楞严经》说,观音能现三十三应身和三十三化身,可现男身,也可现女声。唐代之前,观音依照印度造像的量度标准多作善男相,在《华严经》中便有勇猛丈夫观自在的记载,在甘肃敦煌莫高窟中至今仍完好地保存有大量唐代前的观音菩萨塑像和壁画,形体虽趋于女性,但嘴角两侧往往画有几道髭须。唐代及以后,观音菩萨顺应中国民众的精神意识需求,完成了彻底的汉化过程,不再亦男亦女,而是成了固定的女性菩萨的形象。

唐代的观音菩萨和其它的女性菩萨一样,显示出丰肌秀骨的风韵,色彩明快,线条流畅,脸型丰腴,端庄秀美,脖项出现浅凹(双下巴),表现出一种不容亵渎的尊严。这些没有留下姓名的艺术家们在当时贵妇造型的基础上,适当掺入了佛教造像的仪规,尽显女性的妩媚和温柔,使人性和神性得到了巧妙的结合,使其成了真正意义上的东方的维纳斯形象。

唐代的菩萨还有一种飘举风动的气势,这主要是受人物画大画家吴道子的影响。吴道子在佛教壁画的创作上独树一帜,他笔下的菩萨线条劲爽,人物衣褶纹理及飘带具有风动优雅的韵律,被后人称为吴带当风。这种风格在盛唐时期菩萨的造像上得到淋漓尽致的表现,造像者们在菩萨的周围加上随风飘动的帔帛和丝带,使整个菩萨具有灵动飘逸的美感。

佛教徒们根据观音的三十三化身,又演变出三十三观音,三十七观音。这说明民间所信仰的观音已超越了时空,观音的形象无时不在,无处不在,无所不能。无论白天,黑夜,陆上,水中,还是竹篱茅舍内,巍峨宫阙中,只要人们有信仰,有需求,观音都能出现。由于观音菩萨的化身多,又是女性身,因此其持物乘骑乃至身上的饰物也就格外丰富多彩。就持物而言,常见的有杨柳、莲花、净瓶、佛经、****、数珠、鱼篮、绢索、如意,等等。观音菩萨的造形以站立和倚坐的为多。就站立的而言,有站在莲花上的,有站在水波上的,有站在竹林边的,有站在龙头上的。就坐姿的而言,有坐在莲座上的,有坐在岩石上的,有坐在祥云上的。就乘骑神兽的而言,有乘骑在麒麟上的,有乘骑在牛背上的,有乘骑在白象上的,有乘骑在狮子上的。

和唐代不同,宋代的众多的观音形象更趋向于中下层的劳动妇女,出现了一大批诸如白衣观音,鱼蓝观音,马郎妇观音,送子观音的形象。而且在表现手法上也有了新的发展,放下了庄严肃穆、高贵神圣的架势,身上的神秘感减弱,更注重写实,显得平易亲切;人体比例匀称,衣纹线条生动,生活气息浓郁,形象上的饱满瑰丽和手法上的圆熟洗练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随着城市经济的繁荣,建寺造像在城市得到发展,在河畔山崖石壁上的雕像相应减少,泥塑和木雕的作品增多,然而,泥塑木雕造像经不起战乱和天灾的破坏,造成了遗留至今的宋代佛像已是寥寥无几,这就是宋代佛像在总体上远不如前代多的原因。

元、明、清三个朝代分别由蒙、汉、满三个民族轮番执政,统治者为争取以汉族为主体的各民族人民的拥护,大力提倡和鼓励人们信仰佛教,寺庙及造像遍布全国各地,观音崇拜更为广泛,观音菩萨的造像更为盛行,甚至超过了佛祖释迦牟尼。以北京为例,清代乾隆年间城内各种观音寺庙多达一百零六座,仅次于关帝庙,可谓观音寺院遍京城了。不仅如此,全国先后还建造起不少超大型的观音像。如雕凿于明代的四川江津大佛寺的石观音高达13.5,雕饰于清代的河北承德普宁寺大乘阁的千手千眼观音高达22.78,仅观音宝冠上的阿弥陀佛像就高达1.53,共用木材120立方米,重达110吨,为中国金漆木雕造像之最。三个朝代在观音造像的形式上基本依照宋式,造型写实,体态丰满,神韵高古。在造像的材质上,体现出以下特点:

金铜观音像增多。三个朝代的朝庭都设有专门的佛像造像机构,负责全国金铜佛像的制做和管理,在品质和数量上影响最大的为明代的永宣式和清代的康乾式,代表了明清金铜佛像的最高水准。如今,在民间遗留下来的明清和民国时期的金铜佛像中,以观音像居多,品质最好。

磁雕观音像的兴起。磁雕观音像最早产生于宋代,明代达到了鼎盛期,而观音造像声誉最高者首推明代福建德化的何朝宗,他的各式瓷雕观音洗练细腻,生动传神,在十六世纪的国际市场上被视为世上独一无二的珍品,人们不惜以万金争购之,他雕刻的神态各异的观音在日本及东南亚佛教国家中被奉为神物至宝,在西方人眼中也被视为东方艺术之瑰宝

木雕观音像的普及。由于木雕材料的低廉易得,木雕观音像便于长期保存,形体较小,更适于一家一户求拜,受到普通人家的喜爱。在各种木质的观音雕像中,尤以黄杨木雕像为贵。黄杨木木质极佳,木色呈乳黄色,纹理细腻,用肉眼几乎看不见棕眼,打磨后具有象牙般的光泽,但因其生长极其缓慢,有千年不大黄杨木之说,难有大料,因而成了雕刻佛像的最佳选材。黄杨木雕还有一个神奇之处,它同竹雕一样,初为姜黄色,随着时间的推移颜色会逐渐加深,经过300—400年后,颜色会变成美丽的宝石红色,尤显宝贵。

观音传入我国后,在绘画和雕塑艺术上增加了一大题材,产生了大量不朽的艺术杰作,已经成了人类历史文化知识宝库里的瑰宝,随着历史的发展,必将放射出更加璀璨的光彩。(2011.4.17)


 

雨花石 暴风骤雨

 

 

收藏:王登科  摄影:杜聿鸿  发表于《收藏》2011.03总第219期


 

雨花石 基督耶稣 4.5×3.8cm

 

 

收藏:王登科  摄影:杜聿鸿 发表于《收藏》2011.03总第219期


雨花石 大风歌 5×5.7cm

 

 

收藏:王登科 摄影:杜聿鸿  发表于《收藏》2011.03总第219期 

网站管理

版权所有: 一鸿摄影工作室   陕ICP备08104046号

地址: 陕西·宝鸡  电话:13098167368  联系人:杜聿鸿

QQ号:897458516  微信号:dyh58516